您的位置: 鑫港龍物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喬新生:中美貨幣戰爭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2021-05-31 19:55:00 作者: 喬新生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聯想到美國貿易代表與中國貿易談判代表通電話,就雙邊經貿問題交換意見,人們有理由相信,美國聯邦政府已經改變了自己的策略,把中美貿易戰場從貨物貿易轉移到服務貿易,準備在金融特別是人民幣匯率問題上,對中國發起攻擊。

喬新生:中美貨幣戰爭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作者:喬新生

1.webp (18).jpg

種種跡象表明,美國民主黨政府改變共和黨政府對中國的貿易政策,試圖在服務貿易領域對中國發起進攻。風起於青萍之末。中國匯率波動,就是一個重要信號。在這場前所未有的貨幣戰爭中,中國必須揚長避短,開展游擊戰爭。 2021年5月27日,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第七次工作會議召開,中國外匯市場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出席會議並發表講話。

2021年5月23日,這位中國人民銀行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時明確指出,當前外匯市場總體平衡,未來影響匯率市場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幣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沒有任何人可以準確預測匯率的走勢。“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符合中國國情,應當長期堅持”。

聯想到美國貿易代表與中國貿易談判代表通電話,就雙邊經貿問題交換意見,人們有理由相信,美國聯邦政府已經改變了自己的策略,把中美貿易戰場從貨物貿易轉移到服務貿易,準備在金融特別是人民幣匯率問題上,對中國發起攻擊

美國財政部多次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家。可是,近些年來,美國不敢輕易地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家。其中的道理非常簡單,中國人民幣匯率的浮動,常常出乎人們的意料,如果美國財政部敢於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家,那麼,人民幣匯率有可能會出現更大幅度的波動,這對美國減少貿易逆差可能會帶來致命影響。

美國共和黨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以所謂“公平貿易”原則要求中國減少貿易逆差。中國願意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礎上,通過談判達成權利義務對等的協議。但是,中國絕對不會迫於美國的壓力,單方面實施自我約束措施。中國可以購買美國的商品,減少貿易不平衡現象,但是,中國絕對不會允許美國對中國頤指氣使,迫使中國改變自己的貿易和匯率政策。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發動的貿易戰爭,非但沒有減少貿易逆差,反而使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進一步擴大。中國對美出口大幅度增加,而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卻急劇減少。

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是因為中國產品在美國市場上具有絕對競爭力。中國產品的比較優勢決定了,美國進口商和美國消費者青睞中國產品。美國對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税,92.4%由美國消費者承擔,而中國企業只需要調整出口價格,即可挽回損失。2021年5月26日出版的美國《理性》雜誌刊登文章,指出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對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税,中國支付不到8%的關税成本,剩下部分完全由美國方面承擔。特朗普政府的懲罰性關税,導致美國消費者每年增加負擔570億美元。美國企業多增加800億美元的賦税。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損人而不利己。

正因為如此,美國民主黨政府決定另闢蹊徑,在匯率問題上做文章,試圖把美國在貿易領域出現的問題,通過匯率市場加以解決。

最近,人民幣升值速度出乎人們意料。2021年5月27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上漲,離岸價格突破6.37,在岸人民幣價格達到6.38。正是由於人民幣匯率發生劇烈波動,一些投資者認為有機可乘,試圖藉助於中國人民幣匯率波動獲取投機利潤。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工作會議召開,中國人民銀行負責外匯管理的負責人明確表示,要堅決打擊惡意操縱市場、惡意製造單邊預期的行為。

可以肯定的是,人民幣匯率變化,給中國出口企業帶來新的更大挑戰。如果人民幣繼續升值,那麼,中國企業出口將會面臨極大的困難。上個世紀80年代,日本在美國的逼迫下,簽訂“廣場協議”,日元大幅度升值,日本出口面臨生死考驗。

中國人民幣升值,表面上看是市場行為,但是,只要分析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貨幣政策,人們就會發現,無風不起浪。正是由於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發布的信息,導致人民幣匯率出現劇烈波動。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一些負責人公開表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有可能會改變貨幣政策,提高利率,回籠貨幣,減少流通性。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希望向國際社會釋放信號,美元貨幣貶值最長曆史階段即將結束,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有可能會採取措施,確保美元價格穩定。可是另一方面,為了配合美國民主黨政府的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計劃和救助計劃,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仍然濫發貨幣,美元有增無減。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實際上是試圖藉助於美元的實際貶值,達到戰勝中國的目的,或者把中國從貨物市場獲取的利潤,通過匯率市場重新奪回來。

可以坦率地説,美國主戰場已經從貨物貿易,轉移到金融服務領域。如果沒有看到這一點,那麼,中國在處理中美經貿關係問題上有可能會鑄成大錯。

雖然從理論上來説,美國聯邦政府包括美國財政部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不可能利用貨幣政策對中國直接發起攻擊,但是,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必須配合美國聯邦政府的戰略,對中國實施全面進攻。表面上,美國民主黨政府財政部和貿易代表辦公室對中國的經貿政策相對温和,但是從本質上來説,美國只不過是變換手法,由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通過金融市場,對中國發起一場前所未有的阻擊戰而已。

對於中美經貿關係發展的新情況,中國必須給予高度關注。對中國發動金融服務貿易戰爭,是利用美國的絕對優勢,對中國的金融市場發起衝擊。如果中國國內企業和投資者,為了眼前的利益,進行投資交易,那麼,人民幣匯率價格有可能會出現劇烈波動。正因為如此,中國貨幣政策管理部門負責人及時發佈信息,要求中國企業高度重視中國匯率政策,採取切實有效措施配合中國外匯監管機構打贏這場戰爭。

面對來自境外的金融戰爭,中國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應對策略:一種是針鋒相對,還有一種是避其鋒芒,開展游擊戰爭。所謂針鋒相對,就是要堅持人民幣匯率的自我浮動,避免人民幣匯率被境外機構炒作,出現無序波動,給中國出口企業造成重大損失。所謂游擊戰爭,就是要退避三舍,靜觀事態的變化,必要時採取主動措施,給美國致命打擊。具體方法是:

首先,中國必須充分研究出口企業所面臨的困難,在人民幣不斷升值的情況下,一方面做好培訓工作,要求所有出口企業使用美元結算都必須考慮到人民幣匯率變化情況,考慮到美元與人民幣之間的關係,不能由於美元匯率變化,所有努力化為一場空。另一方面,必須鼓勵中國出口企業就地採購美國商品,及時將不斷貶值的美元轉化為商品,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避免美元不斷貶值造成巨大損失。

中國可以專門成立指導小組,或者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商務參贊的領導下,負責中國出口企業的匯率指導工作,鼓勵中國出口企業購買美國商品。這樣做一方面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向美國民眾表示,中國正在採購美國商品,幫助美國增加就業崗位,另一方面也可以減少匯率波動的風險,避免美元大幅度貶值,給中國企業造成巨大損失。中國已經大量採購美國的農產品,未來的歲月裏,中國應當儘可能地使用出口美國獲取的美元外匯購買美國商品,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美國充分意識到,中國完全有能力在國際貨幣戰爭中佔據主動。

其次,必須高度重視貨幣的購買力問題。計算中美國內生產總值的時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使用了“購買力平價”的概念,認為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已經超過美國,只不過中國沒有對外宣佈而已。事實上,如果使用“購買力平價”標準,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已經超過美國。但是,中國之所以拒絕使用“購買力平價”這樣一個概念,道理非常簡單,就是因為“購買力平價”選擇商品不同,計算的結果完全不同。

更重要的是,美國是一個霸權國家,美國“國民生產總值”和“國內生產總值”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美國“國民生產總值”遠遠大於“國內生產總值”,因此,使用“購買力平價”這樣的概念沒有多大的意義。美國企業在中國投資,生產產品定價權掌握在美國投資者手中,因此,使用“購買力平價”標準,比較中美國內生產總值,沒有多大的現實意義。

但是,中國必須充分意識到,貨幣戰爭的本質是“定價權”戰爭。換句話説,如果美國掌握匯率的定價權,那麼,中國在這場戰爭中註定會徹底失敗。中國必須充分意識到,在沒有掌握國際金融“定價權”的情況下,中國必須採取游擊戰爭,以相對保守的策略,與美國周旋。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在國際金融市場與美國迎頭相撞,才能避免美國利用自己的“定價權”將中國打得一敗塗地。

中國必須藉助於“短促突擊”,爭取在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中佔據先機。中國沒有必要在國際金融市場上和美國一決高下,因為中國還不具備足夠的能力。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國仍然是獨一無二的“霸主”。中國必須學會避其鋒芒,學會在中美金融服務貿易戰爭中,爭取主動。中國必須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爭取在具體交易中充分利用匯率變化獲取更多的利益。

第三,中美經濟戰爭,既包括傳統的貨物貿易戰爭,也包括服務貿易戰爭。美國高度重視服務貿易包括金融服務貿易和知識產權服務貿易。中國必須迎難而上,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一方面維護中國的金融主權,維護中國在知識產權領域的合法權益,另一方面,必須認清西方國家金融資本主義的本質,破除知識產權保護錯誤思維定勢,以更加積極務實的態度,建立中國的金融法律體系,重建中國知識產權保護法律制度體系。

中國當前面臨的形勢十分嚴峻。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國具有絕對的控制權和話語權。在中國金融市場上,美國已經植入“特洛伊木馬”,美國金融企業在中國設立獨資機構,顯然不是在中國金融市場與中國金融企業公平競爭。中國工商銀行等中國商業金融機構規模之大,出乎人們的想象。中國國有商業銀行在中國市場上具有絕對的領先地位。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美國金融企業在中國設立獨資機構,顯然是為了獲得中國的金融信息。一旦美國獨資金融機構直接進入中國金融信息系統,包括中國的“徵信”系統,那麼,就等於在中國金融體系中置入了芯片,中國金融市場的所有信息,都將會被美國所掌握,美國隨時可以利用自己在金融服務貿易領域的絕對優勢地位對中國發起攻擊。

中國當然希望增加金融市場的透明度,吸引世界各國的投資者。但中國金融決策者必須充分意識到,服務市場特別是金融服務市場可以產生交換價值,可以加快生產要素配置的速度,可以通過資本服務,促進實體經濟的發展,但是,説到底,能夠創造財富的仍然是實體經濟。從這個角度來説,中國必須高度重視金融對實體經濟的影響,避免類似於美國那樣的經濟“兩層皮”現象。

現在美國資本市場一路高歌,可是,美國中小企業慘淡經營。美國失業率居高不下,貨幣氾濫導致美國經濟處於空轉狀態。美國民主黨政府希望改變現狀,但是,民主黨與共和黨之間的相互爭鬥,使得美國民主黨政府寸步難行。

美國民主黨政府希望增強國際影響力,對美國的戰略對手實施聯合抵制戰略。美國之所以改變策略,在匯率市場上對中國發起衝擊,就是希望利用美國的金融優勢,阻礙中國的發展。中國不能視而不見,而應該保持高度警覺,必要的時候,將計就計,利用美元大幅度貶值的機會,購買有用的資產。中國進口美國的糧食作物,一方面有利於維護中國的糧食安全,另一方面也可以促進中國養殖業的發展。中國購買美國農產品,只是權宜之計,萬萬不可形成新的路徑依賴。中國必須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促進農業生產,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實現糧食安全。 (作者系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崑崙策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轉編自“喬新生”)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崑崙策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